FDS团队
关闭
 
English

 
 
 
 
 【中国科学报】中科院中子软件SuperMC入…
 【新华社】Chinese scientists develop…
 【安徽日报】科学岛上的先进核能“领跑…
 【新华社】China to establish lead-ba…
 【中国科学报】共建产业战略联盟 加速铅…
 【科技日报】我首次实现聚变堆关键部件…
 【安徽日报】强流中子源HINEG开启新实验…
中国科学院
合肥研究院
中国科大
等离子体所
中科大核学院
ITER国际
 
 老 生 常 谈 信 息 详 细 内 容
 
 

我的回忆

/李静惊

我进入FDS团队,得从我大学毕业设计开始说起。那是2002年的春天,那时的我,连等离子体和包层都不知道是什么,就凭着我那张扬的个性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。在那些日子里,我和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一样,生活在远离市区的科学岛上。在这段工作和生活都打磨在一起的日子和特殊的经历,让我对FDS这个名字,有了比团队更为深刻的体会。现在,每当我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情景,更多的是兄弟姐妹的情意充实着我的回忆,而我也就是在这样的回忆里慢慢的长大。

我曾经梦想要当一名真正的程序设计师,我崇拜极了那些常常为了工作日夜颠倒,把自己的灵魂写进程序里的程序员们。我一直谨记着大学毕业典礼时,我们校长说,要让我们成为IT业的大师的希望。我一直抱着我的这个梦想不放,进入了FDS的日子也是一样。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,在刚进入FDS的日子,自然是闯祸不少,更是少不了在吴老师办公室里接受教育。我每次都会觉得委屈,过后都会在办公室走廊里完全不顾忌形象的号啕大哭,叫唤着我要离开这里,我要重新考研,我要当个了不起的程序员!我也曾被德高望重的邱老师点名到办公室教育一顿,邱老师说,如果选择了读博士,就给我好好读,别一天到晚惦记着改行。而年少轻狂的我,总说他们老一辈不懂,我要改行,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。而当我一眨眼,六年过去了。我总算变成了核能科学与工程的博士,这一路的学习和工作,让我开始慢慢体会和热爱我自己行业,日益兴旺的核能事业,更是让我乐滋滋的沉浸其中,埋头苦干,乐此不疲。

现在我回头望,给我最多回忆的时光,会停留在我和我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开发VisualBUS原型系统的那段日子里。我记得开发1.0版本的时候,那一年的酷暑,把我们烤的够呛,很多时候,我们都卷着席子在办公室里席地而眠。那的确是一段艰苦的日子,从吴老师给我们讲解简单的输运计算公式开始,到师兄手把手教我读燃耗计算的程序,到着手修改代码,以及许老师、师兄师姐们着手数据库的建设、可视化的实现,总算一步一步磨出了BUS1.0的原型系统。我记得吴老师在验收我们的程序的时候,有一位师兄就在旁念叨,说真不敢相信,这个可视化就是我在这里,用这个半米厚的显示器捣鼓出来的。那是我第一次在FDS团队里,和那么多的师兄师姐们并肩合作,第一次收获团队的成果。那一年,吴老师为我们庆功。当我们坐在旋转餐厅觥筹交错的时候,我开始模糊的觉得,仰仗大伙的力量,我们真是干了一件不容易的大事,很激动很兴奋。

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开始慢慢理解吴老师常讲到的团队力量,而第二次VisualBUS2.0的开发,则是让我从中受益无穷。这一次,吴老师放手让我们自己做计划自己做设计,我们10个人左右的BUS小组,用了一年多的光景,总算完成。我常津津乐道这一年多所发生的故事,我常扮演严厉的组长的角色,布置和验收任务;我也常扮演友善的助手的角色,尽我所能教给师弟师妹我所知道的全部;我也常扮演绝对谦虚的学生的角色,因为我们BUS组真的是很强大,藏龙卧虎太多,一定要多学才能和大家一起奔跑;我最后也扮演了一次老板的角色,和我师弟一起请大家大吃了一顿,为我们的BUS2.0庆功。那个时候的我,体会的是另一种成就感,那是一种一个团队一起奔跑最终攀到山顶的感觉。这种感觉让人甭儿兴奋,即便多年以后的今天回忆起来也丝毫不减当年,让人倍感珍惜。

而我的生活,更是注定了和FDS交结在一起,我有很多难忘的画面,停留在了这样的日子里。

我记得我第一次拔牙痛的不能吃饭,师姐熬稀饭给我喝的样子。我记得我发烧躺在寝室两天,师姐蒸了鸡蛋糕喂我吃,俨然长辈一样的跟我说,加油多吃些,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的样子。我记得师妹刚搬新家的时候,我们大夏天聚在她家里吃火锅的样子。那是我生平吃的最有劲的一次火锅,我们没有风扇没有空调,就在炎炎夏日围着两个充满了朝天椒的火锅挥汗如雨。我记得我们中子组全体出动去瓜地里摘西瓜的那个晚上。我们骑车到田地里摘大西瓜,然后跑去农家吃饭,吃到夜幕降临外面一片漆黑,我们才摸黑往回赶。农家有送我们一颗没有熟的小西瓜,最后便有师弟刻了笑脸在瓜皮上,摆在我办公桌上。我记得每一次排球赛的情景,从一开始代表我们FDS在所里的排球赛开始,到我们室内的排球赛,听说现在室里又开始排球赛了,不晓得你们在打球的时候,有没有会想起我?我记得我生病住在医院的时候,大家总是来看我,搞得我一到下午就兴奋,因为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来;我记得师兄毕业离开合肥的那一刻,我们赶去火车站送他,在师兄快要进站的那一刻,我们像大人一样的握手祝好,那个时候,我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;是啊,还有我自己,我记得我离开合肥的那一天,那么多的师兄师弟师妹到车站送我,我内心充满了极度的悲伤,我一直觉得虚幻,突然就要离开待了5年多的地方,觉得像在梦中。我一直以为我会和大家抱头痛哭,结果我却是挥手笑盈盈的和大家说再见,直到火车开出了合肥,我突然意识到我是真的要离开,眼泪开始才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当我敲下上面这些文字的时候,我自己也开始沉浸在了对岛上美好时光的回忆里。我家里人常说,合肥才是我老家,要不我怎么一开口就是岛上那会儿,回忆都落在了这里。

我来到了FDS这个大家庭,在等离子体所FDS团队里的日子,有了和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一起摸爬滚打一起向前的日子,这样的缘分给了我锻炼自己的机会,让我在FDS慢慢成长起来;这样的缘分也注定了我会和FDS的每一员一样,在以后的日子里,一起并肩作战,用我们每个人的小成就来促成FDS的大成就。感谢这样的缘分,除了留给我最美好的回忆之外,也是推动着我继续向前的动力。

 
日期:【2010-05-02】
 
 

电话/传真:(0551)65593681 电邮:contact@fds.org.cn

 

联系管理员

 
FDS微信 INEST网站